Monday, March 19, 2007

十年了,我們相約去爬山

工作有些繁忙,壓縮了私人的時間。雖然我樂於工作之中,但總是還是會心疼那些被時間壓得扁扁的事物,尤其是我在意的事物。其中之一的犠牲品,就是認真地記錄的我生活。

今年二月二十三日,我與四個十年的老友們相約,大夥繁忙自個兒的事,相聚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今個兒邀約,五個人不論如何,排開了俗事,又聚在一起了。這有些不可思議,感覺像是宇宙間獨自飛行的五道光線,不約而同地扭曲之後又纏繞在一起。我們的確又聚在一起了,每年緩慢而規律的頻率。

我們相約爬山,享受純粹的自然,享受純粹的友情。這裡是桃園東眼山,天空簡潔單純地湛藍,山路和諧輕盈地彎曲,杉樹隨心所欲地伸展而筆直;我們輕鬆地言談,隨性地歡笑,同時不可遏止地喘息,汗流如雨下;微風輕拂,空氣清新,群山、雲海美不勝收。那一天,我負責用相機記錄這趟旅行,沿途停不下的快門,拾起最有價值的寶藏。

回頭檢視我的珍寶,我突然發覺,除了親人之外,何種情誼可以相約在自然之中,捨棄這炫麗的城市。我們很習慣城市提供給我們的保護色,在那裡我們很自在,但似乎又不是自己。在大自然中,人與人的相處存在了很大的風險,彼此的習性在那裡會獲得某種程度的解放。如果沒有很大的包容,不會有如此美麗的一天。這種美麗與包容深深地建構在十年不變的情誼。我想我早該覺察到,何種力量,巨大如同黑洞一般將五道光束集結在一起?那當然也只有十年的情誼才有如此的能耐。

(看看我的 flickr 吧---->)

3 comments:

芬仔 said...

「我們很習慣城市提供給我們的保護色,在那裡我們很自在,但似乎又不是自己。在大自然中,人與人的相處存在了很大的風險,彼此的習性在那裡會獲得某種程度的解放。」
↑嗯嗯...(點頭如搗蒜)
忍不住在心裡束起ㄌ大拇指!

Hank Xiao said...

沒想到破病的阿芬也那麼的感性啊!謝謝妳的大拇哥啦 :D~

Anonymous said...

真情流露的文章,令人稱羨的感情,還有,讓人懷念的大自然...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