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June 06, 2008

談生氣

(我的想法,寫成文字總是那麼生疏,真浪費!)

從外表觀察,我不容易生氣,因為很多人不常看過我生氣 (不過,真的看過朋友生氣的又有幾人呢)。從內在反省,我生氣時,周期很短很容易在自我思辯後平靜。從生活哲學來看,我視別人說我脾氣好為讚美;國小時,學人家流行選個「忍」字當座右銘,雖然畢業時還是被人說脾氣差,但總是有意向善。即使內內外外反省檢討,我還是很了解自己,我知道當別人說我脾氣差我會生氣;
而當人碎碎念地煩我,我也會小小地發個脾氣 (這讓我想到「八風吹不動,一屁打過江」的故事)。

什麼時候我會生氣呢?一般的朋友,通常說怎樣的話,做怎樣的事都傷及不深,雖慍而不怒。不是一語不發地走掉,就是隨便應付地點頭。親近的人,若真的刺到我痛處,那我的腦袋就會可是轟隆隆的轉動。

這是一場自我思辯的開始。要和別人打仗,最重要的是正名。但生氣常常起於雞毛蒜皮,發於無心,或者更慘就是自己小心眼,那麼不用等到對方來吵,通常先被自己說服,忍氣吞聲。若氣起於虛無之中,或是飄渺與無形,那麼我也實在找不出什麼名堂來支持這場仗。這類常常發生在感性直衝腦門時,不知怎就想不通、看不順,常使我悶在心裡痛苦萬分。如果真給我理出頭緒,那麼我就會有理說理、有情緒來論情緒。若敵人與我勢均力敵,那可能會愈戰愈勇,一發不可收拾。然而,假如對方眼淚直落、楚楚可憐,那麼我也顧不了什麼氣事了,想辦法安慰人吧!

總而言之,氣,不易生,沒有十足的莽撞來不記後果實在不容易發生。和心裡頭住的人一起鬥嘴就好,實在沒有必要要搞一場革命。即使生氣了,達成了目的,說到底也沒有幾個人在意。感性和理性一如正反兩面,選了一邊,好壞似乎都得一併受。也許有一天,心可修成正果,才德兼備人歡喜。

(總結,我好像還滿愛生氣的,只不過演技可以騙一些人,現在我要說我自己愛生氣,看我自己會不會生自己的氣。)

1 comment:

阿芬 said...

齁 不要再生氣了啦
趕快更新網誌啊~~哈哈